和讯名家:疫情之后看内需,内需到底配什么?

和讯名家:疫情之后看内需,内需到底配什么?

曲艳丽 | 文

疫情之后看内需,内需到底配什么?

银华基金(博客,微博)刘辉的答案之一,是农业股。

2019年,刘辉掌管的“网红基金”银华内需精选(基金代码: 161810),收益破百。

他的一个基本判断是,2018年11月份之后,A股逐渐转向成长性思维为主导的运动模式。

“中国的产业结构调整是清晰的、而且剧烈的,投资就是找到一些积极向上的变化力量。” 刘辉说。
[OT_page]
1

一次中型震荡

对A股过去一个月的走势,刘辉的定义是“一次中型震荡”,在一个大的上升周期中间。

美股暴跌是由深层次的经济结构和债务结构问题持续累积的,疫情就成为了那根情绪上的导火索。

刘辉大致认可,二季度A股会企稳反弹。情绪的动荡和恐慌的消退,需要一些时间。

中国和美国好像反过来了似的。2015年,A股的跌幅和如今的美股差不多;当时美股跟着较大震荡,震荡之后,继续重心上行。2020年,美国市场或将经历一个较长时间的不清楚方向的泥潭状态,而A股会该去哪儿还去哪儿。

刘辉去年做得很不错。

2019年3月,他在媒体上公开称,“农业大年、科技元年”是当年的核心方向。

这一投资思路后来被验证是很正确的。2019年,银华内需精选录得涨幅100.36%,同类基金排名1/413。

和讯名家:疫情之后看内需,内需到底配什么?

其持仓非常明确,左手农业股、右手科技股。其中,农业股布局始自2018年Q1,科技股始自2018年Q3,布局较早。

和讯名家:疫情之后看内需,内需到底配什么?

再到2020年2月底3月初,刘辉做了四件事:减仓部分科技股、增配农业股、增配医药股、少量配置低估值品种。

截至4月8日,银华内需精选在2020年的收益率是19.85%,达到同类前1/10。

北大博士刘辉,18.5年证券投资研究经验,他的思路极其清晰,非常确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OT_page]
2

“预期差”与“重新凝聚共识”

农林牧渔依然是刘辉的最爱。他认为,农业将是2020年“预期差”极大的行业。

也就是说,以数年大周期的眼光,农业是一个重大投资机会,而市场在此前相当长时间内将其视为一般性的周期机会。

早在2018年Q1,银华内需精选就开始布局禽养殖产业,当时养鸡处于基本面底部。至2019年3月,刘辉在媒体上称,农业是行业基本面反转的逻辑,当时他把农业定义为中等机会。

非洲猪瘟改变了一切。

“农业周期的轮回开始变得更加复杂。从单纯的行业的价格的周期变化,转向了产业格局的剧烈调整和变化。” 刘辉对农业投资的逻辑出现了演进,从周期逻辑转向了成长逻辑。

2019年4月,农业股出现阶段性高点,直到2020年3月再一次突破,当中多数农业股进入了复杂而漫长的震荡,很多人都卖掉了。

刘辉坚持等待,一直拿着,因为他认为,养猪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到过去那种非常分散化的一种养殖方式,小散养户无法养活猪,只有现代化养殖企业才有可能养活猪。

这种产业结构的变化是非常剧烈的,而且不可逆。

和讯名家:疫情之后看内需,内需到底配什么?

刘辉在2019年的另一大爱将是科技股,但他不得不减仓了。

刘辉对科技股基本面的看法没有变,“全市场很难找到比一些重要的科技方向的成长性、业绩增速更好的板块了”。

导致刘辉调仓的原因是过头的价格和情绪,“市场参与者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12月至2月的科技股,是偏离基本面的。刘辉认为,基本面和股价,可能需要有一个重新匹配的过程,需要“重新凝聚共识”。

“事物发展的第一步,往往是线,然后市场慢慢形成第一阶段的共识,很热闹。热闹之后就进入一种很让人警惕的状态,震荡,再出现负收益。” 刘辉总结。

在科技股中,刘辉最看好的板块包括光通信、云计算、数据中心、服务器和存储,以及以更稍长一点时间的维度计,半导体也是始终难以放弃的。

除此之外,刘辉看重医药股,逻辑是产业格局的快速变化。他也看重新能源行业,但股价跑在基本面拐点的前面,需震荡分化。
[OT_page]
3

和最真实的世界在一起

市场起落无常,像一个繁华的名利场,充满着诱惑和得失心。投资很容易陷入一种境地:看盘面、看市场的纷纷扰扰、看各路消息无数。

过了45岁,刘辉放弃了这些,开始做减法:与市场保持距离。

“交易不是投资的本源。” 刘辉认为,真正驱动投资最本源的因素,是和最真实的世界在一起。

他强调的是产业研究,不断的去和真正在做实业的人、在做事的人以及能把事情做好的人在一起,把大部分时间用于研究产业的发展演进、变化的方向、然后推演可能出现的状态。

所以,他越来越不太看市场了。

刘辉的选股标准,有三点:

其一,在产业里面,可能具有成功者要素的公司。最简单的形象特征是,有一批想把事情做成的人。

其二,所具备的基础的资源条件,包括技术条件,令其能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在整个动态变化的产业结构中,处于不被出局的状态。

其三,它所处的产业环节,最好是在动态调整中,谈判能力不要处于过于弱势的状态,即在产业的利润分配中具有留住利润的能力。

综合起来看,产业是一整个链条,其上中下游之间的相互关系、盈利在各个环节上的分配,是动态变迁的。

而好的股票,其盈利前景来自于整个产业处于一个膨胀的状态,即景气度,更重要的是,它在整个链条里的利润分配的能力也在上升。

刘辉的投资理念,追求的是摆脱当下、摆脱短期。

“如果做一笔投资,连拿12个月不做任何交易,都无法做到心安理得,那么肯定是有问题的。” 刘辉称,无论市场如何涨跌,心里都很踏实,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就可以买入。

他的视角相对比较长期,是1-3年的时间维度。控制回撤的思路有三条:绝对不把任何方向配到“一战定成败”的地步、尽可能寻找基本面特征有互补性和运动节奏不一样的方向、控制情绪和欲望。

刘辉自陈,二十年间,他从市场的积极交易者,变成了投资的长期主义者,返璞归真,人也变得安定下来。

过于极端的悲观和乐观都是不长久的。刘辉受索罗斯“反身性”的影响,也就是说,重大投资机会的实现,从来都是孤独的。

2018年Q3,当刘辉一开始说科技股是大机会的时候,他就是很孤独的,大多数人甚至以鄙夷的眼光看着他。

刘辉喜欢历史、哲学和艺术,喜欢宏大而抽象的世界里那种渺小的感受,恰如他的投资风格。

到最后,专业投资人最重要的素质,是眼光和心性。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金融圈女神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基金入门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原创文章,作者:loncold,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xycp.com/jijinkanshi/202004/1069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