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基金:战胜恐惧 等待春天

格林基金董事长 王拴红

海外疫情蔓延,多个主要国家的经济短暂停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近日承认,经济可能陷入衰退。但长期来看,这可能并不是最严重的结果,截至3月底,全球新冠疫情导致死亡人数已超3万例。特朗普3月29日说,如果死亡人数能控制在10万或10万以下,就说明我们做的不错。这也反映出各国政府面临的巨大压力和困境。

格林基金:战胜恐惧 等待春天

回顾近百年的历史,我们试图寻找一些经验和参考。一个相似的时点,可能是二十世纪初爆发的西班牙流感,十年后华尔街崩盘,进而引发全球性的大萧条。当时,美国政府低估了危机的严重性和持续时间,直到1933年罗斯福总统在就职演说时提出——政府对待失业应该像对待战争的紧急状态一样,人们才开始见到一丝微光。

时过境迁,我们已知的经验对于预测此次疫情影响而言略显苍白,目前难下定论。需要引起注意的是,这场料峭春寒可能要比预想的更长,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全球化的急刹车

近年来,美国和欧盟国家盛行以本国优先的思潮,先后走上逆全球化的道路,经济全球化的步伐被打乱。疫情蔓延的当下,许多国家终于开始意识到人员自由流动对疫情传播的巨大影响,开始实施更有力的管控措施。我们欣慰于此,但经济的暂时停摆与各种限制和封闭措施,也将在客观上阻碍贸易自由,从而可能加剧贸易保护。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国从经济全球化中受益匪浅,但疫情的扩散很有可能在客观上助推逆全球化趋势,导致各国之间经济进一步脱节。目前已经可以肯定的是,外需疲软将会是未来一段时间的常态。如何面对这一状况,会是我们的新课题。

世界经济仿佛是原本在全球化道路上高速前进的列车,猛然间制动刹车。其影响不容小觑,我们需要保持警醒。
[OT_page]
超预期反弹何时到来

目前,全球疫情加速爆发。有人担忧,即使政府进行了短期干预,也很有可能会出现二次冲击。而从国内来看,疫情防控效果明显,复工复产有序进行。但短期内,经济增长可能很难回复到疫情发生之前的水平。国民经济整体的“超预期反弹”何时能够到来,尚有许多不确定性。

工业

从最近公布的数据来看,3月官方PMI环比的大幅回升并不代表经济已经恢复正常。仔细查看分项指标,采购价格下降,而原材料和产成品库存同时升高。工厂很可能是按前期已经签好的订单采购,却难以投产,无法及时回笼资金,进而影响投资活动。而受到企业延迟复工与外需收缩的同时影响,出口同样承受较大压力,3月新出口订单指数虽然从2月的28.7%回升至46.4%,但仍然低于50%的“荣枯线”,外需压力仍在逐步显现。在疫情防控与阻击的后半程,许多外贸企业与中小企业的生产经营依然面临严峻考验。

消费

2月CPI同比保持在5.2%的高位。受疫情影响,全球食品价格上涨,而各国限制出口的措施,对供给的影响将会持续一段时间。从商品市场看,3月底,国产大豆均价达到4300元/吨,较年前上涨超过20%。牧原股份(002714,股吧)总市值超越海康威视(002415,股吧)成为中小板首位,侧面印证了投资者空前地看多农产品(000061,股吧)。同时,原本增长较为迅速的高端消费和文娱消费,随着疫情对生活的影响,年内可能持续承受压力。

面对我们有生之年最大的挑战

当危机出现时,政策的灵活性和适应性总是面临挑战。目前,各国政府相继推出更加积极的措施应对疫情,美联储和G20先后以放量政策来缓解流动性压力,但宽松政策的效应能否真正从金融领域传导至实体经济,目前还未见端倪。

就国内而言,我国一季度GDP增速大概率会出现负增长。鉴于海外疫情的防控成效及疫情拐点尚不明晰,因此我国后三个季度的经济增长,更需加大力度提质增效、把握节奏,打通国民经济“任督二脉”,才能有效对冲风险、保障经济发展。

让民营企业与小微企业更有力量

根据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近日的一份调查结果,民营企业与个体工商户目前受到疫情冲击最为严重。而这些企业的困难和诉求,在资金链(企业融资)、租金支付、订单履行等方面较为集中。

对此,格林基金认为,考虑到民营企业在经济发展与稳定就业方面的重要作用,中央和地方可能需要出台更大范围、更有针对性的政策和措施,以保障不同类型、不同规模的企业,能够真正受益于宏观政策的支持,保障资源真正流通到民企及小微企业,刺激多层次的市场需求,增加经济活力与企业信心。
[OT_page]
让金融行业更加开放

与2008年次贷危机有所不同,本次疫情的影响范围远远超出金融相关行业,同时对实体经济的供给与需求造成影响,并使投资活动受限。

3月27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加大了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财政方面也圈出了三个重点——提高赤字、发行专项债和特别国债。从已公布的政策措施来看,相较于国外政策的力度,我们还有较大的政策空间和弹性。

2009年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拯救了当时的危机形势,但后续也在债务及产能方面造成较为长期的影响。某种意义上,这可能使得我们的宏观调控政策更加谨慎。

面对当前的疫情冲击,格林基金认为,可以适当提高金融行业的风险容忍度。例如,在资金投向上,扩大基建、放松地产;政策调整上,允许或加强金融机构采用相对宽松的市场化手段来改善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困境;而在引进外资方面,金融行业的相关政策应更为开放和市场化,以持续优化营商环境。非常时期,外部不确定性巨大,要保障和稳定经济基本面向好,挖掘内部潜力,高度依赖于政策的灵活度与适应性。

此外,在这个特殊的历史阶段,我们或许可以利用抗疫方面的优势和经验,从公共医疗卫生领域出发,继续推动更广泛的国际合作,以此强化和发挥我国在全球经济中的重要影响,与世界共享发展红利,赢得更多理解与支持。

在众多不确定性中,可以肯定的是,疫情带给我们太多反思。无论何时,敬畏市场、敬畏风险、敬畏生命,则永远不会过时。适度的压力与恐惧,有助于我们厘清现状,建立真正有效的风险防御体系。现阶段,我们已在疫情防控战中取得初步胜利,接下来要保护抗疫战果,并为可能到来的后续影响做好准备。对此,需要宏观上协同一致、灵活积极;微观上监督落实,调动全部社会与经济主体的积极性,保障政策措施的影响真正惠及社会生产与生活的每一份子。

春天终将来临,中国也将先于世界经济复苏。在明确的复苏信号到来之前,对风险保持敬畏和警醒,可以帮助我们稳健前行。

【王拴红先生简介】

格林基金董事长,中科院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学博士,曾师从成思危先生。曾于1992年创建格林期货、1998年创建格林集团,逾20年金融市场投资和管理经验。2019年度,荣获中国公益时报“中国公益人物”称号。

原创文章,作者:loncold,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xycp.com/jijinkanshi/202004/1119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