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国鹭的“影响力”及“高毅现象”的形成

高毅自成立以来,便集众多明星基金的光环于一身,尤其是邱国鹭,邱国鹭作为创始人,其履历不可谓不光鲜,其曾任南方基金投资总监和投委会主席,拥有美元资产管理公司合伙人、跨国对冲基金创始人、2800亿公募基金公司投研负责人等从业经历。

其余五位基金经理分别是邓晓峰、卓利伟、孙庆瑞、冯柳、王世宏。除了冯柳是民间“出道”,其余几位均有公募、资管等光鲜履历,而这一明星团队的组建也让投资者对其期望值较高。纵观高毅近几年的成绩,确实不俗。尤其是冯柳的邻山1号,但细查其近年部分重仓股,却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通过大宗交易取得绝大部分股份,而在其通过大宗交易取得股份之际,同时却“精准”的跟着一批买方机构“抄作业”,以同样的手法跟投。而这也成为一种“高毅现象”。

邱国鹭的“影响力”及“高毅现象”的形成

世纪华通因定增发布公告,却不巧把高毅资产冯柳的秘密加仓给“出卖”了。

4月13日,世纪华通(002602)公告以298亿元收购盛跃网络100%股权,盛跃网络是盛大游戏的运营实体,收购盛大游戏是世纪华通酝酿已久之事,不同之处在于其配套融资吸引了13个投资者,其中上海高毅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旗下的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获配8108.11万股,获配金额为9.30亿元。

高毅资产参与配套融资并无出奇——奇怪的是,高毅资产披露的持仓,远多于配套融资获得的股票。

公告同时显示,截至2月28日,即交易发生前,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已经持有世纪华通2.17亿股,占世纪华通总股本的3.64%。而在上述配售之后,高毅总邻山1号持股将达到3亿,持股比例为4.75%,位列第五大股东并逼近举牌。

重仓世纪华通之前,冯柳就开始涉足游戏行业,去年三季度,冯柳开始大力布局三七互娱(002555),并在去年四季度继续加仓322万股。冯柳还公开接受采访,并大谈其为何青睐游戏公司。

可是,除开此次配售的8108万股,邻山1号的持股均来自大宗交易,且折价率绝大部分超过10%。而且世纪华通并非个例,2019年,邻山1号疑似进入的三七互娱和中兴通讯,皆是通过大宗交易“接盘”取得绝大部分股份。

与此同时,通常在邻山1号进入之后,其他买方机构,好似商量好一样进入标的个股,似乎是在对着高毅“抄作业”。

大宗交易“接盘”世纪华通

根据数据显示,去年三季度末,高毅邻山1号还没有出现在世纪华通股东前十名单中。而此次公告披露,截止2020年2月28日,高毅邻山1号出现在世纪华通十大股东之列,持股数量2.17亿股,占总股本比例3.64%。

数据显示,在2020年1月22日-2月12日,高毅邻山1号通过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振华路证券营业部8次大宗交易取得2.17亿股,也就说邻山1号是在今年一季度通过大宗交易进入世纪华通的,而且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便取得3.64%的控股权。

3月25日,邻山1号再次通过大宗交易取得192万股,再加上此次通过定增取得8108.11万股,总计取得3亿股,占世纪华通总股本4.82%,逼近举牌线。目前已经超过了世纪华通的战略投资者――腾讯旗下的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持有世纪华通2.956亿股,占总股本的4.75%。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邻山1号1月22日首次通过大宗交易进入世纪华通之时,机构通过大宗交易开始扎堆进入世纪华通。从1月22日至4月1日,总共发生106笔大宗交易(包括邻山1号的9笔大宗交易),并且绝大部分都是机构专用席位。而在邻山1号未进入之前,2019年5月6日至2020年1月13日,总计发生13笔大宗交易,差距甚大。

由于是通过大宗交易拿的股份,邻山1号的成本大致在11-12元左右,“跟进”的机构持仓成本大致在13元左右,按照4月14日的收盘价14.29元/股来看,全部实现盈利。

如此看来,邻山1号通过大宗交易进入标的个股,而买方机构迅速跟进,互相抱团,股价上涨,实现双赢。

而世纪华通案例并非冯柳之孤例,事实上,近一年中冯柳一大部分重仓标的,都有做该公司重要股东减持对手盘的现象存在。而在冯柳看好的个股面临重要股东减持需求时,冯柳以及其他买方机构,便会以冯柳超大手笔的大宗交易为信号,疑以商量好的架势群起而攻之。

而这种集体大宗交易接盘,看起来就像在买方机构对着高毅”抄作业“。
[OT_page]
案例一:接盘中兴通讯大股东

2019年3月,中兴通讯控股股东中兴新通讯有限公司祭出“花式减持”,一方面拟以公司4192万股,合计约1%总股本的A股股票换购工银瑞信沪深300ETF份额,一方面则借道大宗交易减持的方式减持另外不超过2%股票。

而在约半个月后,3月28日,冯柳旗下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疑似所在国信深圳振华路营业部,以两笔合计高达7.227亿的大宗交易,以低至24元的价格,合计接盘中兴通讯3000万股。

从资金实力来看,很难想象国信深圳振华路营业部内有高毅之外的其他买方拥有同等实力,且好巧不巧,冯柳管理的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在2019年一季度成为中兴通讯的大流通股股东,合计持股恰好为3000万股,几乎坐实了冯柳通过大宗交易接盘中兴通讯的事实。

名义上的长期看好,实际上的捡便宜货,高毅资产冯柳还被大量机构“抄作业”。就在冯柳“接盘”当天,中兴通讯共计出现27次大宗交易,其中22次为机构买方接盘,成交价格为清一色的24元,22次接盘成交单量仅与高毅资产平分秋色,合计4073万股。

而从中兴通讯的持股机构数量来看,自高毅冯柳邻山1号进入之后,中兴通讯的基金持有数量一口气从2018年年报584家上升到780家。

有意思的是,自这一系列大宗交易减持过后,中兴通讯股价短期不跌反涨,最高在2019年4月中旬达到38.50元。以24元成交价计算,冯柳和其他接盘机构短期浮盈超过50%。

案例二:接盘三七互娱吴氏家族

吃到“接盘”的甜头后,冯柳似乎开始复制这一玩法。比如三七互娱。

10月8日,三七互娱(002555.SZ)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10月8日收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吴绪顺、吴卫红、吴卫东在内的“吴氏家族”,自2019年8月30日至2019年9月30日期间,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2,774.5万股,累计减持股数达到公司总股本占公司总股本的1.31%。

从大宗交易盘面上来看,8月30日至9月30日期间,国元证券上海东方路营业部,国元证券南陵青铜路和华金证券合肥潜山路营业部合计在此期间作为大宗交易卖方出现十三次,合计卖出2774.5万股,与“吴氏家族”公告减持数量分毫不差。

而在这十三次大宗交易中,高毅冯柳邻山1号所在的国信深圳振华路营业部合计在大宗买方出现6次,合计买入3.15亿元,合计“接盘”0.93%,“接盘”比例占“吴氏家族”大宗减持比例的70.1%。

这还没完,10月9日,12月2日,国信深圳振华路营业部再度出手接盘“吴氏家族”所在国元证券上海东方路营业部,合计“接盘”1330万股。

在高毅“接盘”期间,三七互娱二级市场股价比之高毅“接盘”中兴通讯期间表现有过之而无不及。从9月开始至2019年末,三七互娱总共出现47次大宗交易,12次机构大宗交易买入,三七互娱股价上涨至27元以上,而高毅资产的加权大宗交易获筹成本16.43元,截止浮盈2019年底浮盈64%,截至目前浮盈115.7%。

2019年三季度,邻山1号也首次进入三七互娱股东名单,持股比例达到2.3%;而在大宗交易列表中,国信深圳振华路营业部在9月密集“接盘”三七互娱的总股本比例达到1.82%,示意冯柳借助大宗交易持有股票比例达到79%以上。
[OT_page]
案例三:顺丰千亿解禁前竟然出现海量大宗交易

而近期邻山1号借助大宗交易接盘的情况似乎发生在顺丰控股身上,

去年12月18日,12月20日,国信深圳振华路营业部再次出手,以35.51元的价格接手顺丰控股(002352),两次成交股数分别为1200万股和500万股,耗资分别为4.2亿和1.775亿。而在顺丰控股发布的年报中,高毅邻山1号成为顺丰控股前十大控股股东,合计持股2700万股。

有意思的是,自从国信深圳振华路营业部出手之后,顺丰控股大宗交易开始变得高度密集。从2019年12月18日至今,顺丰控股合计出现112次大宗交易,其中机构作为买方合计出现50次,合计出手买入16亿。而作为对比,顺丰控股从2018年1月至今不到两年半仅有222次大宗交易。4个月不到时间,顺丰控股的大宗交易超过了过去两年多的一半有余。

众所周知,顺丰控股在2020年1月23日后面临27.13亿股的借壳定增股东解禁。不过即便在12月13日到1月23日解禁前,顺丰控股产生大宗交易的笔数也达到54笔,短短一个月的大宗交易持平解禁后的三个月,似乎昭示此前的大宗交易与解禁减持无关。

“接盘”超百亿!更多的疑似案例在路上

事实上,如果按照“国信深圳振华路营业部+过亿大手笔”来预测高毅资产的动向,很多案例至今尚未证实。

如紫光股份(000938),疑似为高毅近期除世纪华通外接手的最大手笔投资。从12月13日至今年3月,紫光股份合计得到国信深圳振华路营业部接手分五笔合计19.08亿元大宗交易买入,均笔金额高达接近4亿!如按照持有总股本计算,该席位已经获得紫光股份合计总股本3.31%,并有望成为公司第六大股东。

而另一只游戏股完美世界(002624),在3月18日得到国信深圳振华路营业部单笔买入7亿!加上11月的大宗交易则实际买出超过8亿。难以相信除了高毅资产,还有别的公司有如此大手笔。除此之外,蓝帆医疗(002382),广汇汽车(600297)均在近期进入国信深圳振华路营业部买入之列。

而由于紫光股份,完美世界尚未披露年报和一季报,上述交易的真实性还有待时间检验。

而去年2月份到现在,国信深圳振华路营业部合计在大宗交易上买入113亿,大部分以10%左右折价买入,而其中大部分被证实为高毅邻山1号所为。高毅资产如此“价值投资”,未免让人略感意外。

平台型私募高毅

高毅资产成立于2013年,由邱国鹭任董事长兼CEO,邱国鹭曾任南方基金投资总监和投委会主席,拥有美元资产管理公司合伙人、跨国对冲基金创始人、2800亿公募基金公司投研负责人等21年从业经历。曾获评中国基金报“英华奖”中国基金业20年最佳基金经理(1998-2018年)等多个奖项。

高毅作为平台型私募,旗下共有6名基金经理,分别是邱国鹭、邓晓峰、卓利伟、孙庆瑞、冯柳、王世宏。邓晓峰任高毅资产首席投资官,19年从业经验,曾任博时基金权益投资总部董事总经理兼股票投资部总经理,公募股票型基金8年业绩冠军(2007年-2014年)。卓利伟任首席研究官,孙庆瑞、冯柳、王世宏任董事总经理。

由于是平台型私募,各个基金经理的投资理念也各不相同,邱国鹭、邓晓峰、卓利伟、王世宏、冯柳偏向于价值投资,而孙庆瑞通过对宏观经济和流动性的分析进行自上而下的灵活资产配置。

正因此,各个基金经理的管理规模也不同。据媒体报道,邓晓峰和卓利伟管理规模分别为200亿元和100亿元,邱国鹭、王世宏、孙庆瑞的产品规模均在50亿-100亿元之间,冯柳管理规模或超200亿。

而在六位基金经理中,冯柳近几年的表现最为优异。根据数据,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成立于2015年11月17日,截至2020年3月底,最新净值为3.659元,成立4年多来,年化收益率为34.51%,且每个完整年度都取得了正收益。

原创文章,作者:loncold,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xycp.com/simu/202004/1053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